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功如意传
淫功如意传

淫功如意传




张劲侯搂著玉儿坐在一辆奇怪的车上。


  车身由硬木制成,方方正正,全部漆以黑色,没有丝毫装饰纹理,朴实无华,
没有顶盖,成船形,车身窄小只能并排坐两人,车长五尺,头尾各一长条座位,
所以最多能容四人,四个车轮高至与车身平齐。最奇怪的是车子竟没有坐骑牵引,
当然也没有栓坐骑的辕。


  车停在一间窄小密闭的小屋正中,屋内除车外再无一物,四周墙壁离车身均
只有两尺,车後的砖墙一角,开了一个可容两人并排通过的小门,里面一条地道
与张劲侯接见香梅的那间小室相连。门旁的墙壁正中伸出一截直径一尺的圆木,
抵在车尾。


  屋内由青石铺成地板,石上凿有两行深约五寸的平行浅槽,横贯小屋。这车
的车轮正嵌在槽内,紧密合缝,不差毫厘。


  张劲侯一条手臂象往常那样,箍著玉儿的细蛮腰,带著她紧挨自己身体,手
绕到她胸前,抓著她丰腴至张劲侯的大手也不能满握的乳房,轻轻捏揉。玉儿依
偎著张劲侯宽阔的胸膛,微闭双目,面容上带著平时少有的娇羞。


  张劲侯另一只手按往墙壁一块青砖,那砖陷入墙里三寸。一阵轻微的磨擦声
响过,小屋正对车头的砖墙滑入侧面墙里,露出一个刚容车身进入的黑乎乎的方
洞口。洞内地板亦有浅槽,正好和屋内浅槽连通。“哢哢”车後墙壁一阵乱响,
身後地道门关闭,同时圆木猛往前冲,推著怪车急进入黑洞。黑洞略斜向下,成
一斜坡,在重力牵引下车子越行越快。


  黑暗中,张劲侯搂著温暖柔顺的玉儿,尽情地吮咂她的香舌甜津,手脚也不
闲著。


  张劲侯两腿绞缠紧玉儿修长结实的玉腿,让她俯压在自己身上,手臂把她搂
紧,她那对硕大柔软的乳房紧贴著自己胸膛,软软绵绵的舒服极了。张劲侯双手
抓捏著玉儿高高突起的肥臀,不时探到臀沟里一阵搓揉,惹得玉儿喉头“咿咿唔
唔”娇喘连连。张劲侯强消去挺粗茎刺入她花芯的念头,专心享受此刻的温柔。


  玉儿的两条手臂乖乖的贴在身侧,她知张劲侯喜好女人顺从著任由弄玩,而
不喜欢女人自主乱动。


  车子平稳的行进,没有丝毫摆动。风呼啸著吹过耳际,速度快极了。一柱香
的功夫,车速开始减慢,地道亦向上倾斜。突然车底“嗒”的一声,挂上一个物
体,原来是一条棘刺绞链,车底的倒!挂上其中一个棘刺,在绞链拉动下车子匀
速移向上方。


  前方黑暗中央一个方洞闪烁著亮光。


  张劲侯搂著玉儿下车。玉儿脸上仍留著潮红,喜滋滋的瞧著张劲侯,先前的
冰冷神情已消失不见。张劲侯装作没看见,心中暗叹:仙女动凡心也不过如此吧!


  这是一间相同的小屋,只不过现在墙上的圆木抵在车头。张劲侯按下一块砖,
屋角滑开现出一个地道口。两人相拥著进入地道,不一会儿到了一间奇怪的小室。


  小室四周墙壁,在张劲侯耳朵的高度,插入了一个一个的铜管,管口只有五
寸,间隔亦有五寸,整一周算下来,共有四十个。


  张劲侯把耳朵凑在管口,一个一个的听,忽然停在其中一个管口,脸上露出
奇怪的表情。张劲侯向玉儿道:“你来听听。”玉儿也把耳朵凑到管口处。里面
传来细微的喘息呻吟声,玉儿凝聚真气至耳鼓,声音立时清晰起来,连刚才听不
到的如棍杵稀泥的怪响也如在耳前。


  玉儿看了看铜管上方写著的“三一”,道:“是凤儿的房间,他们在练功。


  那怪响是什麽?“


  张劲侯微笑著道:“一个坚硬的棍状物插进满是水的肉洞,会有什麽响声?”


  玉儿脸上倏的绯红,道:“我知道了。”


  张劲侯忽的面容一整,道:“这不是练功,这是淫欲。”


  凤儿圆乎乎的脸,圆而大的眼睛,眉毛又浓又密,小鼻头也是圆圆的,樱桃
小嘴,下唇厚实,使得嘴也是圆圆的。整个娃娃般的脸,美丽可爱之极,所以看
上去她象是只有十三四岁。可是她的乳房丰满呈美丽的半圆球,肩臂腰腿曲线浑
成浮突有致,透露了她的真实年龄应有二十左右。


  她伏在一个浑身长满细毛,肌肉粗壮结实的年轻汉子身上,剧烈的摆动著纤
细的腰肢,丰满浑圆的乳房在胸前如波浪般跳动,浑圆高起的肥臀有节奏的一撅
一沈,拌著那如棍捣稀泥的声响,她如一头野猫般的随节奏浪吟,声音悦耳极了。


  她身下的汉子,隆鼻阔目,模样英武威猛,膀阔臂粗,腰细而有劲,正随著
凤儿肥臀的起伏而迎送。忽然他腰上发劲,节奏突然加快许多。凤儿猝不及防,
身体软瘫在他身上,浪吟连成一片,紧闭双目神情欢愉无比。那汉子发一阵力,
喘著粗气,动作缓慢下来。


  凤儿娇声道:“要死呀,也不打声招呼。”


  那汉子抓著她乳房一阵乱揉,笑道:“怎麽,吃不消了。”


  凤儿哼一声,道:“谁怕谁呀,再来看看。”


  汉子大笑著,突又发力。凤儿早有准备,同时扭动肥臀。一时间,“扑哧”


  声大作,连喘息浪吟声都没了。两人都咬紧牙关用力。突然间两人同声呻吟,
互拥著都不动了,直喘粗气,好半天,才摸摸索索地爬起身。


  凤儿道:“我真是舒爽透了,你呢?”


  那汉子刚要说话,忽然眼角余光瞟到门口一团黑影,转头看去,骇然道:
“师父。”


  凤儿眼光往门口一瞟,也骇然道:“师父。”


  两人同时滚下床,跪伏在地上。


  门口处张劲侯搂著玉儿走进来。


  张劲侯笑道:“什麽时候你们这麽重礼仪起来?”


  凤儿嘻嘻笑著,站起来,走到张劲侯跟前,拽著他的手臂,左右摇晃,撒娇
道:“师父,您突然驾到,弟子们想起您平时的威严,又感激您的恩德,才会诚
惶诚恐哩。”


  “灌了糖的小甜嘴,来给我亲一下。”张劲侯手臂搂过凤儿细腰,手自然摸
上她的隆乳,低头吮咂她送上来的香舌。凤儿个子不高,娇小玲珑,却更现得她
乳丰臀高,腰肢犹是纤细灵活。她踮起脚尖,才够得到张劲侯的嘴。


  那汉子也站起来,抓起床边的衣衫,披在身上。


  凤儿给他吻得面红耳赤,娇喘连连。


  张劲侯放开她小舌,笑道:“你们会怎麽好?只怕是干了对不起我的事,心
中有鬼吧。”


  凤儿偷瞄那汉子一眼,见他肃立一旁,默不作声,心中暗恨,身子依偎在张
劲侯怀里,口里甜甜的道:“师父真英明,什麽都瞒不过您。凤儿和飞龙师哥练
功,不想一时挑起情欲,没控制住,请师父责罚。”


  张劲侯左拥右抱,两只手都没闲著,轻轻捏玩两美女的乳房。凤儿的虽甚丰
满,但终小玉儿不少,不过玉儿的软棉中带有很大的弹性,摸起来很有劲,凤儿
的却软软乎乎,手指不用力都陷入很多,真个是稣胸,两人各善胜场,各有春秋,
都是美女中的精品,不能分出谁上谁下。


  凤儿突觉一股冰冷的气流,从张劲侯抓著的乳房刺入肩胛内,手臂不受自己
控制的猛地抬起,朝面前的飞龙挥去,不由心中大骇,叫道:“师父!”


  飞龙猝不及防根本无法避开,凤儿的手臂扫到自己肩头,冰冷的真气侵入体
内,顿时半身麻痹,不能动弹,也骇然道:“小凤干什麽?”忽然想到凤儿没有
这样的功力,不可置信的看著张劲侯道:“师父?”


  张劲侯收回气劲,看著飞龙道:“小飞,你这几天功力不进反退,可知为什
麽?”


  飞龙颓然低头道:“弟子知道了。”


  张劲侯肃然道:“你真知道吗?我们练的性功看似纵欲,其实是紧守真元,
讲究的是阴阳互补,固本培元,以致功力飞进,一年可抵别人练功三年,现在看
来一但不进退亦会很快。男女体质有别,凤儿尚可松懈,你却不能有一丝马虎,
否则在你欲至极的一刹那,就如门户大开,别人可轻易取你真元。刚才看你在最
後一刻守住真元,总算没有白练这几年的功夫。性爱是人类繁衍生存之本,适当
的房事也有调和阴阳的作用。为师也不会怪你们,毕竟你们还年青。错在你乐此
不彼,以致功力减退,淫欲只是瞬间的快感,武道的极至却是永恒的快乐,这就
好比放弃明月,却去追求萤虫之光。你是众男弟子中最有前途继承为师技艺的,
你说是不是叫为师很失望呢?”


  飞龙跪在地上,满脸大汗道:“弟子有负师父的希望,师父当头棒喝,弟子
已经醒悟,这番教训弟子必铭记在心,永不敢忘。”


  凤儿把脸贴在张劲侯胸膛上,道:“也不全怪二师哥,凤儿也有错,是我缠
著二师哥要他玩弄我的。”


  张劲侯手上使出花样,凝真气捻搓她乳头,道:“小妮子,聪明劲儿也不使
在有用的地方。


  看你和你师姐同时学艺,功力相差这麽大。你是不是不听我吩咐,偷看媚儿
练功?


  “


  凤儿的丰乳在张劲侯手里象个面团般拉伸变形,凤儿紧守灵台,脸上犹是飞
满红霞,勉强开口说道:“那怎麽一样,大师姐是您亲自训练的,您要是亲自训
练凤儿,凤儿也能练到大师姐那样的功力。是吧,大师姐?”


  玉儿也在忍受张劲侯的魔手,啐道:“自己贪玩,不好好练功,尽找理由。”


  张劲侯哈哈笑道:“我还训练得你不够吗?要不要我专门训练你一个月?”


  凤儿娇笑道:“不要,还是给您的玉儿吧。”


  张劲侯道:“好小丫头,敢跟我打圈圈,你什麽时候开始偷看媚儿的?”


  凤儿偷看飞龙一眼,道:“才几天。”突又感到冰冷的真气刺入手臂,“啪”


  一声,自己的手重重的打在自己的高臀上,立时雪白的屁股上现出一个红红
的掌印。凤儿痛哼一声,骇然道:“师父,这是什麽功夫,我的手不听自己使唤
了。”


  张劲侯冷冷地道:“你不但自己偷看,还教小飞偷看。”突瞄见凤儿和飞龙
神色虽惊反喜,心念一转,断喝道:“好个凤儿,还让小飞上过媚儿。”


  凤儿飞龙面如土色,齐声道:“您怎麽知道?”


  张劲侯怒道:“凭你两个小鬼,也想在为师面前使诈,看我怎麽罚你。快带
我去见媚儿,小飞留下!”


  凤儿按动机关,砖墙缓缓退後,露出一扇小门,三人转过拐角,眼前都是一
亮。与外面阴暗简陋和千篇一律的砖墙小室相比,这里是富丽堂皇的宫殿。


  这是一间很大的屋子,屋顶用铁链吊下十六个火盆,燃烧著高达两尺的火焰,
使整个屋子光亮如白昼。整个地板墙壁是由打磨光滑的汉白玉石铺就,玉石上浮
雕著各式各样绝无重复的交合男女,其兴奋陶醉神情均栩栩如生,精微如毛发亦
清晰可见,令人叹为观止。对著门正中间靠墙是一个很大的整块上等玉石的圆台,
台上十数位裸身美女或坐或卧或站或跪或蹲成半圆形拥促著一平台,细看才发觉
所有美女都是玉石雕成,眼珠是镶嵌的黑水晶,头发眉毛阴毛是细雕精琢的黑玉,
乳头嘴唇阴唇则是暗红色的玛瑙,玉石的玉质细腻光滑,纯白无瑕疵,正是美人
的皮肤,且美女神态各异或微笑或肃穆或轻佻或假寐,就是仔细看也恍恍觉是真
人。


  三人目光都集中在美女宝座正中一个以手为枕侧卧闭目养神的美女,突然美
女睁开双目,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闪现摄人心神的光芒。不知道情况的人,一定
会大吃一惊,因为这美女的肌肤与她身後的玉雕美人的玉质颜色光泽相融无间并
无分别,直让人以为也是一尊玉雕美女。


  玉儿和凤儿都脸带沮丧,两人看了那美女,又看看自己,知道自己肌肤白或
者可以一比,光泽却差了很多。玉儿还好一点,且身体穿著沙衫,凤儿却浑身不
著一丝,这平时看来皎白亮目的肌肤,现在却觉得暗淡无光,好在是她负责看管
这绝代尤物,看得多了很快就调整好心态,不过目光仍忍不住在她匀称起伏的身
体逡巡。


  张劲侯放开一直在玩弄的玉儿凤儿的乳房,坐在那美女的脚边,伸出手沿著
她小腿摸上去,摸过她结实的大腿,摸过她浑圆的肥臀,摸过她纤细的蛮腰,摸
过粉肩,摸过玉颈,又摸下来,摸上她丰满高耸的乳房,便停在那,揉搓掐捏,
极尽花式,弄得她的乳房恣意变形。她的乳房没有玉儿那麽硕大,却也小不了多
少,弹性十足,皮肤更是滑嫩无比,摸起来真是苏爽醉人。


  玉儿凤儿目瞪口呆,看著张劲侯象厨师揉面一般的用力揉搓她的乳房,想起
张劲侯从没这样弄自己的乳房,即使用力也适可而止,可是现在他有多大力使多
大力,这是怎样的蹂躏摧残,只怕过後乳房会青紫一片,疼痛不已,幸好还不曾
用上真力,否则这对美乳非爆裂不可。玉儿偷瞟张劲侯,见他双目似欲喷出火来,
是平时从未见过的神情,不由心中害怕,却又隐隐有一丝兴奋,想著要是如此弄
自己会有什麽样的刺激。


  那美女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张劲侯,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全身也没有任何动
弹。一会儿她眼内光芒大盛,呼吸也明显加快,似乎开始不能忍受张劲侯的摧花
辣手。忽得张劲侯感到在手上柔顺的乳房传来冰凉的真气流,充满整对乳房,手
劲捏处,那真气便在乳房内旋转,竟卸去了手劲,圆圆的乳房象鱼一般地溜出张
劲侯的掌心,蹦到一边,就象那乳房抹满了油。张劲侯大奇,双手齐上,又抓又
扯,无论怎样变换手法,那两只乳房却总是滑不留手,蹦蹦跳跳,溜出手掌。玉
儿凤儿面对此奇景,张劲侯就似捉不著鱼的小儿,又是目瞪口呆。


  张劲侯大笑道:“有趣,有趣,没想到你竟悟通了‘卸’字诀。好,来看看
你如何把这‘卸’字诀用在武功上。”走到大屋的中央,面对宝座上美女站立,
竟给人如凌峙山岳的感觉。


  那美女悠然坐起,玉手轻缕披散肩头如瀑布一般直垂至脚的秀发,甩到身後,
动作轻盈舒展,动人之极,手臂抬落之间,胸前丰满浑圆如球的乳房,倏的跳跃
一下,犹自颤巍巍抖个不停。她缓缓站起身,轻抬玉腿,走向张劲侯,每个动作
都优美雅致,象是精心想过一般。


  张劲侯等三人痴痴地看著这美女的一举一动,心灵被这美丽深深震撼吸引,
张劲侯心中泛起要把她据为己有恣意玩弄的念头,就象刚才乍看到她玉体横陈时
那样。不过,奇怪的是玉儿和凤儿也起了这样的念头。


  那美女走到张劲侯身前,柔声道:“劲哥哥,来,我们去玩耍吧,我会使你
很快乐的。”


  张劲侯茫然把眼光从她动人的身体移开,向她清澈的瞳仁看去。


  “啊!”一声,那美女退後一步,脸色煞白。


  张劲侯哈哈大笑道:“我只会被你迷惑一次,怎样,被人反拽住心灵的滋味
如何,媚儿?”


  玉儿凤儿猛得清醒过来,还不知发生了什麽事。


  那美女恢复正常,笑吟吟地道:“我说过多少次了,我的名字叫林青儿,不
是媚儿。”


  张劲侯笑道:“马上你就叫媚儿了。”


  “奴家从没见过你这麽蛮横不讲理的。”林青儿道。


  “我还是那句话,你要是胜过我的剑,可任你离去。”


  林青儿呵呵笑道:“我从没象今天这样有把握,刚才被你的魔手折磨得突然
领悟了‘卸’字诀,现在你再碰不到我分毫。”


  “是这样吗?我给你讲过‘缠’字诀没有。”


  林青儿脸色微变,忽又笑道:“我既已知道了‘卸’字诀,‘缠’字诀也就
触类旁通了,这有什麽难的,你仍缠不上我。”


  张劲侯抛给她一把剑,一抖手中长剑,发出“嗡嗡”的剑吟,道:“那就试
一试吧。”


  林青儿接过长剑,立刻发动攻击,剑势快愈闪电,又狠又准,直刺要害。张
劲侯身体微幌,在间不愈发之际避过剑尖,手上长剑搭上林青儿的剑,立时带得
她的剑欲脱手飞出,正是“卸”字诀。


  林青儿心中大震,忙收摄心神,屏心静气,横剑架住张劲侯乘势刺来的一剑,
立施“卸”字诀,真气在剑上一个打旋,欲化去张劲侯的剑势。岂知,张劲侯凝
注剑身的真气跟著旋转,“噌”剑声长鸣。林青儿只觉长剑上一股力,正与自己
御剑的手劲相反,这力并不很强,却在她封档之力已尽,卸化之力欲出未出之际,
突然涌到,顿时震开手指,长剑脱手飞出。张劲侯挥剑在半空划过一条弧线,林
青儿的剑竟象粘在上面一般,并不掉下。弧光闪过,剑在转了一圈後,又回到林
青儿手上。林青儿怔怔地看著手中剑,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张劲侯道:“这就是‘缠’字诀。”


  林青儿惘然道:“为什麽你的剑法比以前好很多?”


  凤儿笑道:“因为师父以前并没有使出真实的剑法。”


  林青儿看著凤儿道:“这又是为什麽?”


  凤儿笑道:“这是师父教剑法的方式。”


  林青儿望向张劲侯,见张劲侯笑而不语,道:“为什麽现在又使出呢?”


  玉儿凤儿也不解的看著张劲侯,张劲侯笑道:“因为我想放你出去。”


  林青儿玉儿凤儿都是身体一震。


  “因为我也要出去,终於到了出去的时候。”张劲侯大笑道。


  凤儿喜上眉梢,笑道:“终於到了这一天。”


  林青儿也不禁脸露喜色,只玉儿不动声色。


  张劲侯笑道:“不过约束仍有效,在胜过我手上剑之前,你不能离开我身边。”


  林青儿脸色又沈了下去。张劲侯继续道:“有一个办法可免去约束,就是拜
我为师,怎样?”


  林青儿冷哼一声,道:“我承认你的剑法足够作我师父,不过我仍有胜你的
办法。”


  横张劲侯一眼,眼光流转带著幽怨企盼,顾盼之间,美目生姿,就象有!子!


  住了张劲侯三人的目光。林青儿嘴角现出一丝笑意,抬起玉手,挽著张劲侯,
高耸的乳房轻挨著他胳膊,柔声道:“劲哥哥,来玩弄奴家好吗?可不许你捏奴
家的胸脯,只轻轻地摸,好吗?轻柔点,奴家会痛的。”


  张劲侯惘然伸手摸著林青儿乳房,眼中泛起欲火。玉儿凤儿也是面泛红潮,
欲火大炽。


  林青儿引他到宝座上,见他胯间的布渐渐隆起,心中狂喜,暗道:“你也有
这时候。”


  却又隐隐感到一丝不安。


  两人紧挨著坐在美女宝座上,张劲侯双手在林青儿身上摸索,嘴里吮咂她送
上的香舌。林青儿给他宽衣解带,玉手摩挲著他粗茎。一会儿,林青儿感到有异,
眼睛往下瞟,身体大震,若不是舌头在张劲侯口里,定会惊呼出声。


  只见张劲侯下身粗如大臂,通红如炭火,炽热烫手,龟头昂然大如拳头,就
似张口噬人的毒蛇。


  林青儿惊疑不定,瞥一眼自己含吮过无数男人粗茎仍娇小紧闭如缝的美丽花
芯,想到自己的!女心法可随心所欲收缩舒展阴道,容入男人手腕一般粗的物体,
也不会有痛楚,但毕竟受生理所限,如此巨大的粗茎不仅从未见过,更别提试插
过,不知插入花芯会怎样。


  林青儿回转眼睛,正见张劲侯双目炯炯有神的看著自己,无丝毫迷醉狂乱,
心中恍然,知道自己又上了他的当。如此巨物必非自然生理,定是他使出与!女
心法相似的运气法门,加粗他的阳物。林青儿不禁激起好胜之心,一咬牙舌身一
阵痛楚,这才省起舌头还在张劲侯嘴里,也顾不得了,玉手紧握那坚如铁棍的巨
茎,硬塞硕大的龟头入自己娇小的花芯。巨茎才入一半,只觉阴道有撕裂一般的
痛楚,疼得林青儿眼泪夺眶而出,再不能静心运!女心法。


  却不知张劲侯也同样的痛楚,自己粗茎本急剧充血,已胀痛至麻木,现在更
似被一铁环牢牢箍住,血液倒流不出,疼痛锥心,怕已快挤爆血管。张劲侯连忙
拔出巨茎,心想没缩回原尺寸前打死也不插入那小穴了。


  张劲侯那拔的动作立时引起林青儿钻心的疼痛,顾不得可能伤了舌头,急从
张劲侯牙齿间抽回小舌,挣脱张劲侯的怀抱,跪在张劲侯脚前,道:“师父在上,
弟子林青儿认输了,请师父不记青儿从前的不敬,青儿愿永远跟随师父伺候师父。”

【完】